?

Log in

[光]
届かぬ手、届かぬ心
在云端 
11th-Mar-2010 04:47 pm
那么我终于来写煌煌来上海的日记了。回首一望发现差不多两个月没好好写日记,错过了第一次印明信片,错过了啊碧来上海,错过了春节回南宁,错过了老妈养猫,错过了种花做茶,至少这个得补上。

那是一月初的事情了,她酝酿了许久,终于成行。我从来没有预料到和她见面最后会变成一场版聚,低调的我一直是希望能两个人单独一起逛逛上海聊聊天,然则这位大忙人就如她的某网名一样,有如花蝴蝶一般在聚会中翻飞,于是我们的相会也只能成为其中的一站而已。因此我是非常嫉妒女儿的,能和她住上三天,可恶我和她在一起也就只有六个小时T_T

不过毕竟是见到了。

那天的天气很糟糕,不算特别冷,但是下着雨。和cc一起与猫大爷告别,然后赶赴上海歌城的姚明脚下(又……),第一眼看到煌煌,感觉是“怎么那么娇小”。虽然她当然不是高大丰满型的,但是这也太loli了吧!我走上前几乎不敢认,而她转过来看见我,对我说了我们在真实世界里面对面说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啊?”

我:-___________-|||||||||

我并不擅长去分辨这种一脸正经说出来的话是玩笑还是真的,于是就使劲抱着她(在确定身边的是Saga以后,保证没有抱错人),她终于承认(?)知道是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山寨Love Love兔的钥匙扣,说是礼物。

那兔子现在还躺在我电脑桌的抽屉里。

人到齐了以后我们就撑着伞跑到附近的川菜馆去吃饭了,女儿带去的菜馆总是很不错,连川妹子和重庆妹子都赞口不绝,那就是真的好了。席间聊了很多,虽然已经认识了八年,但和网上的她感觉还是差别很大。话很多VS惜字如金,热爱吐槽VS冰山美人,老实说……很不习惯= =|||||||||。自认也算是伶牙俐齿经常把别人堵得说不出话,面对她强劲的吐槽却毫无还手之力的被轰至渣,老实说甚至有恶梦的感觉orz。当然后来慢慢的……稍微习惯,啊应该说是,麻木了……

哦对了,超级能吃辣,不得不服,不愧是无辣不欢的重庆妹子啊。我还记得以前她说过“LG可以没有,辣椒不能没有”,这点倒是在网上网下保持了一致呢XD

吃到一半她开始逼我写纪念册……老实说我实在不擅长当面写这种东西而且还要马上被对方检查并接受评语,太别扭太别扭了,于是写了打油诗了事。结果因为这个也被她吐槽了好多次-_-,人生啊……

(所以我说这种事写出来都是辛酸)

吃完以后,人多又不想唱K,其实主要是煌煌因为什么我不记得的原因嗓子沙哑,没法唱歌(不然她一定是麦霸吧……),于是便找地方想三国杀。但人民广场附近都是寸土寸金,必胜客之类的都是不许打牌的,女儿几经周折,终于带我们在福州路附近找到了一家桌游吧。一人35,无限续杯。其实也不算太贵。不过下着雨,走过去鞋子都湿透了,真是天公不作美啊……到了桌游吧,非法和煌煌都不会,于是大家便对她们进行培训。煌煌不愧是个聪明人,学得飞快,很快便运用自如(兼又可以吐槽我了),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Saga每次都被杀……煌煌经常大喊一声“我要杀你!”,然后大家便万箭齐发将其剿死(不管他身份如何),真是个大杯具……后来他索性掏出了可爱的GBM,开始玩烈火之剑= =

当时再一次吃到了怀念许久的松露巧克力~特地让她带回来的,后来上海众也纷纷表示想吃,最后便带了一大盒。结果在北京却放在了有暖气的房间里,不幸融化了……又结起来了。巧克力被这么一折腾是要大打折扣的,因此和以前是没办法比的啦,不过毕竟也是回忆,开心的拿了一点回去(还被呵斥:怎么拿这么多!= =||||||)。后来舍不得吃还带回家里给了父母,老妈非常喜欢,说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巧克力,下次买点没化过的给她吃~

三国杀的时候,顺便补完了之前的打油诗(不然会被眼神杀死),但煌煌给我的留言却没有时间写完了,后来要去赶火车所以匆匆离去,只得匆忙地合了影,拥抱了,然后就挥手离开。这一次,是一次五年之约——在加拿大时和她做过一份夫妻50问,里面写希望五年内能够见面——的实现,又是一次约定的开始。希望下一次见面能是我在美国,去纽约找她。应该还是可以的吧,只是不知道要多少年。

现在回想那一天的事情,只觉得匆匆忙忙,没能好好说上几句话,没有几分钟能好好一起呆着。只记得吵吵闹闹,人来人往,有些怅然,有些惘然。论网友,我也见过许多,但这一次却有一种非常真实的、从byte变成实体,从冰冷地变成柔软地,从在云端变成在身边的感觉。而那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还没等我回味,记住这种感觉,她便又回到云端里,远远地去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这大概是她对于我来说,本就是一个特别的、和其他人毫无相似之处的人吧。不知道在她这次漫长的旅行中,对我的印象会有多少,对她来说,这次相会只是几十天里其中一天,六个人中的一个而已。希望下一次,可以更从容吧。

到了火车站,我给她发了短信,但她并没有收到。内容写的是:Arrived the station,……(中间忘记了)……I love you.

在煌煌的补充下我想起来她还屡次说我是Homeless(当时你说的明明是我的帽子太像!),哦还说了“你居然是只卷毛兔!卷毛兔!!!”,而且终于承认我是兔子了!之前一直说我像松鼠,理由是“我对兔子唯一的概念就是‘好吃的食物’”,但这次她说,“对啊,你是兔子和这个事实并不矛盾啊!”,也就是说我从可爱的小动物变成了好吃的食物吗-_-||||||,感觉好像降级了orz
baozi
Comments 
19th-Mar-2010 09:11 am (UTC)
好吃的食物……我喷哪~到底是重庆妹子,麻辣兔头么~

话说娘亲你也流水账了哟~
19th-Mar-2010 09:21 am (UTC)
你看我前后还是有抒情的……
23rd-Mar-2010 08:42 am (UTC) - 嗯...
事实证明,比起那些较容易得到的,人们还是对难以得到或得不到的东西更加...有感觉...
23rd-Mar-2010 08:44 am (UTC) - Re: 嗯...
这也情有可原啊。物以稀为贵呢。

本来我想连你来的一起写的,不过鉴于你54我催作业的话,哼哼- -+
23rd-Mar-2010 08:49 am (UTC) - Re: 嗯...
嗯...你的企图反击显得比较无力
23rd-Mar-2010 08:50 am (UTC) - Re: 嗯...
不懂你啥意思,我没想反击啥啊。
This page was loaded Jun 28th 2017, 3:33 am GMT.